湖南幸运赛车缩水软件下载: 小意思

take it easy
 
湖南幸运赛车彩票鏡像購買出版品 
湖南幸运赛车彩票

  
  
  
  
  
  
  
  
  
  
  
  
  
  
  
  
  
  
  
吉隆坡椰子屋

湖南幸运赛车彩票 www.4246g.cn

頁數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18 >>

上班途中所丟棄的事物清單  ◎  莊若
洋洋得意 2011-08-29 17:17:58
Bookmark and Share

目擊者描敘意外發生過程:
大家都往前衝的時候
他突然向左轉

他最後說的一句話
妻子對保險調查員說
我不知道,雲在
頭上哪一個方向

多年前他出現在鬧市成為一名安靜的白領

保險調查員總是(當然)不相信意外
像一名謹守規矩的老和尚,微笑所有
事故的發生,總有前因

現場一張(上班途中)丟棄的物件清單:

1.日與月交換的時刻
2.泥濘和甜蜜的涼冷
3.暗夜中的小睡

忙著指揮的交通警察
不以為然:「什麼也
沒發生過呀?!?br /> 路上(永遠)丟棄
半邊的童鞋,一地
玻璃碎粒,移走的
撞毁的,回憶

4.圈誌隱秘個人領域
5.吾愛呀,唯一的吾愛
6.深夜暗林孤獨的遊蕩
7.無所事事的終生事業

妻總是憶起他的
靜,她就知道他在
她睡時(就算無夢)
耳下,聞嗅
永恆一般地呼吸
猶疑

他不知道雲在
頭上(總是在那裡吧)
哪一個方向飛,幾乎
每一輛車輛,所有人
都確定,每一天前往
可以預知的終點或回
到起點,周而復始

8.慢慢嚙食所有的可能
9.漫步到夢的邊沿
10.小聲哼唱搖籃曲
11.兒時斑駁分明的肌膚
12.茁壯生長與自然老去
13.一點也不在乎方向的雲

一頭獏死在交通繁忙的路上

「沒有證據?!贡kU調查結案

[ 點閱次數:102156 ]

可能是一個玩笑  ◎  莊若
不時留意 2011-07-06 23:47:44
Bookmark and Share

(一)

以下的故事,說的是「人生是一個謎」。
謎面,如下所述,謎底,揭開了,好像不足為訓。對我的生命沒有影響。
此中的因緣果報,或許是有的,但是不可說,說不出一個所以然。
隱隱約約我只覺得;這可能只是一個玩笑。是一個感覺吧?
知之為知之:如果真要為這故事找一個教訓,可能只是:「騎腳踏車要小心」吧。

(二)

那一年我廿六歲,住在八打靈美嘉園。
有一晚,我正在房裡的浴室淋浴。電話突然響起,我包毛巾跑出來接聽:
「阿明,救我!救救我!」話筒裡傳出女孩尖細的求救聲。
我喂喂了幾聲(忘了自己說什麼。)
「對不起,打錯電話?!箤Ψ揭烹娫?。
「不不,你不要放下?!刮艺f。
跟她談了一談,才明白發生什麼。原來這女孩名叫吳欣怡(姑且名之),十六歲,父親是馬來西亞人,母親是新加坡人。她父母剛剛離婚,父親帶她到關丹某花園住宅區。這一晚,她父親有朋友想侵犯她(父親袖手不理。)她掙脫,跑了出來,看見一間住宅沒關門(只有小孩沒大人。)她走進去,急急找到電話,本來想向一名住在吉隆坡的朋友阿明(姑且名之。)求救,記錯電話號碼(她什麼都沒帶出來。)電話接到我房裡。
我勸吳欣怡報警。她幾乎哭出來。不不不,原來,她不想父親坐牢。
我只好勸她走出去,查清楚身在何方,或找找看有誰可幫忙,再打電話給我。
結果,我等了整個晚上,電話沒再響起。
大約過了一個星期。她才再打電話來,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原來那天晚上,她竟然像粵語長片那般昏厥在花園區路上,然後再像武俠小說一般給一個女子救了回去。
救起她的女子名叫珍妮弗(姑且名之。)才十八歲,身世也很奇特(且不細表。)當時跟一名A君同住。
吳欣怡還是天真爛漫的小女孩,人身安全了就沒事。後來常打電話來,跟我東拉西扯。她是新加坡人,華語會說不會寫,有一次,還以拼音照字典「臨摹」過一封中文信給我,字體歪斜,稚趣可愛。這封信至今我仍然妥善收藏。
像其他的普通朋友,我們有時聯絡,有時沒。日子一天一天過去。
某一天晚上,「激蕩工作坊」的老友薜仁長(姑且名之),突然神秘兮兮跑過來找我,要我幫一個忙。我還記得,我們坐在7﹣11門口前的石礅搖腳,商談。原來他受朋友(珍妮弗的姐姐)所托,要找一名據說在《南洋商報》工作的熊姓男子,因為失蹤的吳欣怡可能會連絡他。
原來,珍妮弗的朋友A君帶吳欣怡到吉隆坡,幫她找到一份快餐店的工作,安頓好住處。沒想吳欣怡又失蹤了。
我笑對薜仁長說:「你要找的人,就是我呀?!惯@麼巧,他只認識那麼一位在《南洋》工作的朋友。就是我。
可是,我可沒有拐帶無知少女咧。
別擔心,一如既往。過了不久,吳欣怡又再出現,打電話給我。
我連忙打電話給薜仁長,轉告事情的真相:原來吳欣怡人在吉隆坡時,終於記起(文章開頭)她吉隆坡的朋友阿明的電話。阿明跟她在新加坡的母親時有連絡:原來她母親已經再嫁,丈夫是一名飛機師。
結果是:吳欣怡因此得以回到新加坡,跟母親住在一起。
好了,圓滿結局。
後來,吳欣怡人在新加坡,仍然時常寫信、打電話給我,過著一般少女本來就應該有的十六歲甜美生活。
那一年年尾?!讣な幑ぷ鞣弧乖凇溉碎L久茶坊」舉辦跨年演唱會,我照舊捧場。還記得那一晚表演精彩,台上台下都顯得開心。
表演散場的時候。我抬頭,看見一名身裁略胖的女孩,向我走來。
「請問,你是熊先生嗎?」她問。
我說是??墒?,我沒見過她。
「我是珍妮弗?!顾f。
「哦,終於見到你了?!刮艺f。
「你還記得吳欣怡嗎?」她問。
「當然記得,她最近還好吧?」我笑。
珍妮弗說:「她上個星期在新加坡騎腳踏車,給車撞死了?!?/p>

(6.7.2011星洲「星雲」)

[ 點閱次數:95957 ]

失而未得的虎頭  ◎  莊若
意猶未竟 2010-12-28 21:58:49
Bookmark and Share

我蹲在魚池邊看鵲魚繡球。像一群倏忽聚散的黑色綿羊。
我抬頭,問魚場老板:「這魚,顏色還會變嗎?」
老板回說:「很難說?!顾械聂~場老板都一樣;他們不會給你確鑿的答案。
我養過幾次鵲魚繡球;鵲魚應該像喜鵲,背灰腹銀,頭頂兩粒小紅球,必須渾圓、對稱。
我站起來,從書包裡取出一本小書,遞給魚場老板?!干匣匚艺f要拿給你看的?!估习逄а坨R,看看封面,說:「這種魚是有,但不多見?!刮艺f:「小時候我養過,以前我們稱為虎頭,不是獅頭?!估习妩c頭。
我很小就是金魚迷。小時我家裡有一個「魚室」;一個用鋅板圍攏半邊天的小房,裡頭有地池、龍缸和玻璃缸,一共九個養魚設施。這些,都是當年未過四十的父親,玩過不要,讓給我和弟弟的「玩具」;弟弟養一缸地圖魚,我養八缸金魚。
中學時,我常踏腳踏車,前往離家十多里的魚場看金魚。按圖索魚,希望可以找到金魚書裡頭、郵票上面的金魚。但那時,連正統獅頭也難找,我多數買些壽星公,本土獅頭回家。小如拇指,猶未變色的小金魚,我一買二三十隻,養豬一樣養得肥肥胖胖的,肚大尾小,頭重腳輕。每天放學回家,就坐在魚室裡,看小壽星公在水裡東歪西倒;有時揣本書或舊雜誌看,隨便坐地傍池,睡個午覺。
母親有時會問我,金魚的來歴、價錢。我的答案,永遠是「幾毛錢而已?!钩Ec弟弟裡應外合,攀過籬笆,偷運金魚進室;或把一袋金魚藏在衣下,收胸納腹,從母親面前,淡靜走過。母親不免懷疑:「怎麼最近金魚好像多了?」嘿。不曉得她真的搞不清楚,還是只眼開、只眼閉。
我最喜愛的虎頭金魚,就是放在腹下,偷運進養魚室的。
記憶是那麼清晰,我還記得,我如何喜枚枚把魚傾入清水。我甚至還記得是哪一個魚缸。我愣愣坐看美麗的虎頭,直到天暮四合,蚊子都來叮人,才捨得離開。
翌晨醒來,我馬上跑去看金魚。呵,全都翻肚了。
這到底發生什麼事?我卻徹底忘了。只記得那次以後,我就再沒遇到真正的虎頭金魚。
近一兩年,我上網谷歌「虎頭金魚」,才知道有一個本來失傳的品種「王字虎頭」,重新給培育出來。不過,橫看豎看,不說額上的王字,形體一點也不像我養過一天的虎頭。
我遞給魚場老板看的《金魚飼養法》,封面就有一尾虎頭:背脊無鰭,金光閃閃,頭上圓中見方,像一個玉印,也像一尾小小的座頭鯨。我七十年代買到這本書,如珍似寶收藏多年,如今才發現,不僅此書絕版,連書中所刊載的金魚品種,許多已經失傳了。例如書中的「紅頭蛋魚」,我不只沒養過,連在網上都沒見過。
從前養金魚,餵的是新鮮赤蟲(俗稱水蚯蚓。)或紅蟲,如今為了方便及安全,多以乾飼餵養;高澱粉質快餐養下來的孩子,縱使牛高馬大,肌膚顏色,總是缺少一點健康的膚色。
還有,六七十年代,金魚都是搭乘慢船而來。上船前俱不餵食,一路餓到馬來西亞。金魚餓壞了,身型就變得頭大腹小。我養過十多廿尾的朝天龍,便是怎樣都養不肥的倒三角型,乍看就像一窩ET外星人。
初中時,傍晚時分,我常往馬六甲中央醫院後尾,在排水溝邊撈取赤蟲。赤手把赤蟲連泥撈起,放進美羅鐵罐。這些污泥的惡臭,嘿,連洗十多次肥皂都難以去除,愛乾凈的母親當然會責罵,我只得把赤蟲,偷藏在屋外的香蕉林。晚上拿手電筒去照。但見赤蟲從爛泥之中浮起,紅紅綿綿?;蛴腥擞X得恐怖,但對愛魚人來說,充滿收穫的喜悅。
這一切我祖母皆看在眼裡。有一日忍不住對我說:「何必那麼辛苦?倒一些洗髮精在溝渠,赤蟲就全冒出來了?!购?,真的?不過我不敢試。祖母不曉得,養金魚第一法則,是不能沾到化學物品,例如;洗魚池不能用肥皂,否則魚兒多病痛,是自找苦吃。
祖母的大兒子(我大伯。)年少時跟隨姑姑「回歸祖國」,遇上「大躍進」以至「文化大革命」苦不堪言,六七十年代他常寫信給祖母,要求援助物質,或尋求「回歸我國」的可能。我祖母疼惜長孫,凡是有好東西,總少不了我一份,包括從大伯來信剪存的中國郵票;此中有一套十二張的中國金魚郵票,我保留至今。這可包含著我對祖母的深深懷念呵。
這套郵票是1960年發行,由孫偉哲設計,工筆寫實,描繪生物學家童第周所提供的十二種名貴金魚。其中一種,便是我喜愛的紅虎頭。當時年紀小,對著金魚郵票,我還以為總有一日,可以看盡一套十二種金魚;我卻不知道當年文化大革命,金魚被打成「四舊」,慘遭蹂躝。三百年以來在宮庭世代養金魚的「金魚徐」後人徐建民,曾經提起他父親如何被趕出中山公園,紅衛兵如何把金魚倒進臭水溝。一般民眾當然更不敢飼養,許多宮庭金魚,也因此失傳了。
金魚必須經過幾十年培育,才能穩定一個品種;或可說是經過時間洗禮、逐漸成型的美學生命體。如今在中國,好些有心人,仍然在尋找、培育稀有的金魚品種,希望回復古風。不過,進入現代社會,金魚或許已開始進入另一層危機。為求節省工本,許多魚場以大池溏「粗製濫造」,金魚未足歲,品種還未穩定,便送出市面。金魚容易生病,形成一般人所謂「金魚難養」的觀念,市場多少給弄壞了。 此外,數十年來,我們受七彩神仙魚,金龍魚,羅漢魚等等「風水魚」的沖激,名種金魚的培殖、進口,更是買少見少。對於像我那樣的金魚迷來說,本地沒有好虎頭,已屬理所當然,如果有才叫意外呢。多年以來,由對理想(虎頭)的追尋到不了了之,是一個悄悄隱沒的寂寞過程。
或許人們就是如此長大的。成年人都明白,對於任何事物都好,沒有過高的要求,也就不會有更大的失望。

[ 點閱次數:106794 ]

WTF  ◎  莊若
不時留意 2010-12-14 21:48:55
Bookmark and Share

午餐時間只有一小時,肚子餓了,但我還是塞了半小時的車,來到茨廠街附近的派報社。一點正,我按了按玻璃窗旁的門鈴,門不久自動打開。我推門進去,辦公室裡坐著二女二男;我有點高興,表明來意:「我是來領稿費的?!孤勓?,一男一女相望一眼,微微笑,欲言又止。
戴眼鏡的男人說:「剛好,沒??」沒了老半天。
我想想,問:「沒人發稿費?」
眼鏡男說:「剛好那個人請假?!?br /> 我說:「上個星期六我來,發現你們下班了。我下班的時候你們也下班?!?br /> 男人的笑意,從眼鏡後泛出來,笑說:「對不起我們幫不到你?!?br /> 我說:「我的意思是,難道你們不可能先付給我稿費,免得我白跑一趟?然後你再跟同事領回好了。只是很小的數目?!?br /> 男人斯文地,坐著笑說:「對不起我們幫不到你?!?br /> 我有點不耐煩:「我連午餐都沒吃,又要趕回去上班了??」
「對不起我們幫不到你?!鼓腥巳耘f在笑。
「WTF!」說到這裡我不禁怒火中燒,再也忍不?。骸改銈冞@是什麼態度,我最火就是聽到這句話,誰要你們的幫忙!」越說越火,我回過身,大力把門關上。再俯身拾起地上一塊磚頭,往玻璃窗砸去?!笇捓省挂宦?,玻璃破開大洞,我再從口袋裡掏出火柴,點燃了報紙??往門下塞去,一下子濃煙滾滾——
你且放心,從WTF開始的情節,都是虛構的。事實上,最後,我只是像喪家之犬似的,粒聲不出,垂頭嘆氣,擺了擺手,虛弱地關門,離開。
但是,仍然,我生平最恨的一句話,的確是:「對不起我們幫不到你?!?br /> 你知道這句話壞在哪裡嗎?
其一,壞在話裡有骨,貌似有禮,其實說得是:「我們不做是本份,做是幫你,你且不要怪我?!股现吝_官貴人,下至升斗小民(尤其服務業。)都喜歡皮笑肉不笑,順口就溜出這一句。
其二,壞在開口閉口說「我們?!刮醋鍪孪取感辈病?。不,不是「我」,是「我們」一起幫不到你。
好毒呀,這句話。
從小我就聽老師說日本人事客如金,也聽說過韓國人的禮貌,聽說如今中國的售貨員也肯服務,連香港人也敬業樂業了??墒?,在熱情、好客的馬來西亞人驕傲地向2020邁進之餘,我仍然不斷聽到這一句話:「對不起我們不能幫到你?!?br /> ??

[ 點閱次數:104597 ]

東方日報「文學傳燈」筆談  ◎  莊若
不時留意 2010-11-15 00:06:40
Bookmark and Share

1.《椰子屋》和莊若是聯在一起的,從一份文學讀物,延伸到美食事業,您給自己一個甚麼樣的分數,箇中的心情感受如何?聽說《椰子屋》有計劃復刊,進行到怎樣了?

不管是《椰子屋》雜誌還是「椰子屋」餐館,都是適逢其會,剛好碰到時間的窄縫,做了照我本身性格自然會做,別人不會做的事而已。自從一九八五年以來,直到「嚴重脫期」,《椰子屋》雖然有過合伙人,同事,職員,除了最後兩期(有愛偉一起。)《椰子屋》雜誌感覺上是蠻孤獨的,覺得大家都期待莊若做《椰子屋》,但沒有「大家一起做《椰子屋》」的感覺,都是「做得好,是大家眾志成城,搞壞了,都是莊若不善??」,直到最近,臉書上的朋友一呼百應,我才知道肯出錢,出力支持《椰子屋》的朋友,其實還有很多。因此,重新出版的計劃,的確在進行中,如無意外,三個月內,無論好歹大家總會見到《椰子屋》重新出版。如果誰對這份刊物還有興趣或支持的(投稿,訂閱。)那請電郵給我詢問詳情:[email protected]。至於「椰子屋」餐館,其實是大有可為的一個文化事業,也是一門大生意,但跟雜誌一樣,我在等待對的時機,找到理想的合伙人,才重新再來吧。不想又在以一己之力苦撐了。

2.馬來西亞經營純文藝讀物,非常困難,請談談《椰子屋》當年是在甚麼樣的動力之下誕生的。那段走過的路,給您甚麼啟示嗎?

《椰子屋》是在《學報》(我是《學報》最後的小編之一。)???,化悲憤為力量而出版的,當時蠻有一種「學報遺孤」的感慨。當年《椰子屋》是夾在正統文化和商業潮流的中間,兩面不是人。我們一點都不「蕫教總」,也一點都不「娛樂版」。要取得廣大讀者的追隨,或申請文化輔助基金,都肯定碰壁,未來再出版情況不會改善,更要面對電子媒體的競爭,因難重重。那段走過的路,沒有什麼啟示,只是感慨「時間怎麼過得那麼快?」

3.你本身的文學愛好是如何起步,曾經受到哪一些人或者哪一些作品影響而踏入文學天地?

我自小就喜愛閱讀文字,每週末去外婆家,一定搜尋媽媽中學時買的《學生週報》,翻開就不會動了。祖母是老師,也時常買書給我讀。小時影響我的作家是冰心,《新明日報》轉載的金庸,亦舒和所有武俠小說,舊《讀者文摘》,《南國電影》,《茶點》。稍長懂得讀張愛玲、三毛、柏楊等等。不過,到中學時,在一家廣進台灣文學作品的小書店發現了楊牧的兩本評論集(好像叫《文學知識》與《傳統的與現代的》,一環扣一環,認識,喜愛的作家更多了。那時我和老朋友桑羽軍索性寄錢去台灣「洪範書店」買書看,那時我最喜歡的詩人是瘂弦。

4.個人的工作與生活,對文學創作起著甚麼樣的影響?請舉一兩文章的內容,談談這方面相關的情形。

我一向是拙於想像(也想像不出單純的想像有什麼好玩。)寫的東西幾乎都是生活中發生過的,像「PJ﹠Bear」是小時我看過的一個電視連續集,同時是我又居PJ的生活感嘆,PJ有很多動物呀?!杆墒蟆挂嗍菍懳液芸床黄鸬腒iasu鄰居,心驚膽跳借喻陶淵明,我中學時最喜歡的其中一名作家。

5.對電影觀眾而言,影評是選擇入場觀影的指南,也可以是觀影后才閱讀的註腳。對你而言,書寫影評的初衷是什麼?

我第一篇影話是發表於1983年的《學報》,是為了填版位。但後來我在報紙上寫的影話的確給了我一點生活津貼(或《椰子屋》的出版經費。)寫影話我是問心一句:自己對該電影的真正感覺是什麼?落筆是容易的,或者反過來,因為常年寫帶感覺的影話,我寫散文變得容易了。我寫影話是給讀者指南,但不會忘記提醒讀者,那是我的一己之見。不過,憑心自問,寫影話最應該有的一是文筆,二是觀點,初到八打靈那幾年,跟從《學報》朋友在法文學院,哥德學院,電影學會磨了不少時光。我的確認為有些人影話寫不好,是因為閱影不多,不求精進,缺少鑑賞能力或品味。

6.馬華作家的作品取材,你是否有什麼看法?例如,可如何主動走向社會群眾,或者不必在乎社會群眾?

一樣米養百樣人,各有各的看法啦。不過,我只對我認識的社會群眾有興趣。寫東西的時候,心裡總會至少有一位「讀者」存在的。如果社會群眾在乎我,我就會在乎社會群眾吧?如今我的文字,感覺上只寫給「我的讀者」,我的《椰子屋》朋友們,不必指引,總會知道我寫的,想的究竟是什麼,大家心意相通。

7.馬華文學發展至今,有人認為它獨樹一幟,自有一片天地;也有人認為它成不了氣候。對此,你怎麼看?

藝術這東西,不是靠量取勝的,總有一些個體戶天才「發圍」的可能。我覺得馬華文學有本土再現代化的需要,語言方面,可以有自己的特色。作家要再努力一點,多開闖自己的路線,獨樹一格才行。

8.你如何評估文學對人生的影響?一個人的素養、生活態度,甚至是事業?

文字是一切創意之源。尤其是中文。一個人的素養和生活態度,可能跟讀的東西有關,這東西卻未必是文學。除了文學以外,我覺得本國一般人的生活品味,的確在嚴重下滑。例如有朋友開餐館,寫明PorkFree,有人來叫菜吃,問「豬肉不是免費的嗎?為什麼沒豬肉?」開餐館遇到不少裝模作樣,當自己有品味的假行家,更是覺得警惕。發現許多搞文學的朋友,除了文學似乎沒有別的興趣,這可是「營養不平衡」,但既然他們已成年了,就無法「指正」了,唯有靠《椰子屋》推而廣之文學的「雜食」。

9.請談談,有哪一位作家,有哪一些事(或者對文學的熱忱)令你深為感動的?

沒有。搞文學的,孤獨,貧窮,都是自己找的,成年人「食得咸魚扺得渴」,沒什麼好感動的。做得太辛苦可以選擇不做,選擇了又喊苦的人,我可是一點也不欽佩。我喜歡的是一些奇人怪事,雖不能至,心嚮往之:例如朱邦復開電腦班,訓練徒弟看電影,掃地,做「道德經」讀書會,「不擔心智慧電腦不能成功,擔心的是成功之後會怎樣?」還有李安納柯翰,有一次他病到要到死,看到窗外屋頂,有烏鴉慢慢攏聚,又漫慢飛散,人便好了。還有海明威最後未完的小說《伊甸園》,小說中的小說給妻子發狂毀了,書中的作者後來決心把小說重寫,發現比原稿寫得更好,等等?!兑恋閳@》雖然未完成,是一本很好的小說,文筆好到不得了。

10.如果要談談互相鼓勵,以推動馬華文學發展,您認為馬華作家有哪一些應該做,可以做的事?

成年人,還需要鼓勵才會動?那不如不寫算了。就算年輕作者也不宜隨便鼓勵,才華這回事,有時「沒有就沒有」,可以啟蒙,但鼓勵不來。馬華作家應該去看看電影,吃吃披薩,長年旅行,用iPad或Macbook寫作,可以談一次戀愛的就笨笨地談一次,有膽花天酒地就去花天酒地吧,但不要一喝酒就以為自己是詩人了,得空喝點茶或咖啡可樂。不要整天一副要「天將降大任於斯人」的死樣。呵,拜托千萬不要再朗誦詩歌了,那只是提倡了歌,但抹殺了詩。如果大家可以努力寫出傳世巨作,然後大家開會狠狠評擊,就最好了。

[ 點閱次數:105859 ]

給愛  ◎  莊若
意馬心猿 2010-10-17 10:26:12
Bookmark and Share

嘿,我真的從未
寫過情詩給你嗎?
愛愛,我們都同意
所有的纏綿悱惻(不查字典
真有點寫不出來)
不如一個斗雞眼,或玩笑
一個反高潮,一些說了一整天
下巴亦不會隱隱作痛的(可是
會記得)的無聊話題可是
一彈指十五年還是十六七年過去了
我總是不懂得數算
愛愛,我們都同意
所有的語言,不及一個擁抱
我們的身體知道
所有的喧嘩瞬間靜止
(它就在那裡,黑甜而靜謐。)
就算你最憎恨我那一刻(有的有的)
我絕無可能不愛你(我不能吶)
兩個奇怪的人不曾妒忌,沒有傷春悲秋
別人就開始奇怪:這就不是愛
不是?「醒莫更多情,情多更莫醒?!?br /> 趕快抄納蘭性德的一段迴文回應
(不要試探你的神。)我且用
我的眼,我的頭髮,我的肌膚,我的心
我的文字,我的嗅覺
閱讀你的存在(即美)
愛愛,我的文字愈發軟弱無力
相對於你的柔荑,你的肩背,你的長髮
嘿,它就在那裡,不斷鼓漲,快滿溢了
從不曾崩瀉,像一個寧靜的湖泊

[ 點閱次數:107349 ]

有水  ◎  莊若
百無意失 2010-10-05 00:09:13
Bookmark and Share

今天是馬來西亞日,但我寧願沒放假,也是我有生以來,最希望制水,用水最多的一天。我把整間公寓的地板前後抹了兩次,洗了杯碟,把冰箱解凍,抺過。把所有衣物洗刷,過水又過水,拿去曬了。今天陽光熾熱。
昨天,我在電郵跟吾愛說:「如果今天有太陽,我就跟貓洗澡?!构?,今天我跟八隻貓兒都洗過澡了。
問題出現在替第三隻貓兒,小灰沖涼的時候:
小灰掙脫,慌張跳上洗臉盆,撲到壁上,抓住燈管。我笑嘻嘻用水潑牠。牠跌下來,撞脫底下的水龍頭,水泊泊流出來。
我後來發現,這公寓的水供,總開關也壞了。

[ 點閱次數:106851 ]

偶像  ◎  莊若
百無意失 2010-08-01 10:47:38
Bookmark and Share

這大鬍子,是個醫生,今年56歲,多讀了個哲學博士,養六名孩子,正寫一本關於2014年巴西世界盃的小說,平時他也寫政治與經濟評論。他的醫學博士學位,還是在踢足球時讀到的。他雙腳能踢,是足球史上最佳中場之一,他帶領過世上最強「未得世界盃」的巴西隊。不像一般足球員,他的偶像不是比利,是約翰連儂和切格瓦拉——看來心繫古巴革命,他給其中一名孩子取名菲德爾(卡斯特羅。)還給母親說:這名字對一個小孩來說,太硬了。他笑回他母親:「但看你對我做了什麼?」他父母給他的名字,是蘇格拉底。

[ 點閱次數:109698 ]

頁數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18 >>

fisheye

小意思

椰子屋以外,另有什麼?想想再說。

椰子屋創辦人,文字與餐館設計。

您目前是訪客身份。
請用以下一項機制登入或註冊:

搜尋

7月 2018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XML Feeds

誰在線上?

  • sorinashrich
  • 訪客: 37
本網部落格系統由「有人出版社」基於  系統建製。本網頁面設計由「有人出版社」完成。

有人出版社于2003年成立于馬來西亞吉隆坡﹐由一班年輕的中文寫作者組成﹐目前以業余方式刻苦經營。其成員背景多元﹐來自廣告﹑資訊工藝﹑新聞媒體﹑出版﹑音樂﹑電影甚至投資界。有人虛實並行﹐除了經營網上"有人部落"﹐也專注藝文書籍的出版和製作。

  • 定格——西部网图片频道 2018-08-03
  • 377| 777| 523| 450| 937| 668| 316| 707| 145| 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