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幸运赛车直播: 润章砚台

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湖南幸运赛车彩票鏡像購買出版品 
湖南幸运赛车彩票

  
  
  
  
  
  
  
  
  
  
  
  
  
  
  
  
  
  
  

頁數 : 1 2 3 4 5 6 7 >>

谈谈我的硕论  ◎  天洋
杂文拉杂 2018-06-02 22:52:01
Bookmark and Share

我的硕士论文研究马来西亚华文媒体的中国国家形象建构,以《南洋商报》的十一国庆报道为取样对象。当初是雄心壮志,打算收集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至2008年前后二十余年的报道,孰料不做才好,一做之下才知道事情不简单:二十年的时间横跨一个新世纪是个不小的范围,我第一次到国家图书馆查找旧报纸的幻灯片记录,才发觉无论是操作上或是内容上都是难度极大,姑勿论我能否在限期内搜齐所有资料,仅仅是操作那台幻灯片播放机已经令我头大如斗了,更何况要不时复印有关的资料,复印费或作天文数字论。我在气馁之下,转而在商报的资料室内找到分门别类的剪报资料,可以省却不少功夫,只需要把当年相关的中国新闻,放到复印机上按钮即可,清晰整齐剪贴得当的十一期间的中国新闻,唾手可得。就这样,我调阅了19872000年的中国政治新闻剪报文件夹,摘取了十一期间前后三天内的新闻样本,一共复印了98A4纸,总共86则新闻条目。这样的研究样本对我来说刚刚好,不多也不少,最重要它涵盖了两个重要年份:1989年(六四事件)和1999年(建国五十周年兼阅兵礼)。

1989年的六四天安门事件一直是我心中念念不忘的大事,它影响了我少年萦绕的中华梦,也勾起我向往大学生的精神生活。当我决定研究中国国家形象时,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以1989年为主轴作为我论文的写作方向。论文写作进行的很顺利,开题顺利过关,写作大纲也让导师过目了,一切没有问题,三易其稿,最终定案,指导教授说可以去答辩了,还特别褒奖我的研究推论“零度建构”和“双重形塑”,其中前者别具一格,甚有意思。

“零度建构”的推论,是建基于“零样本”的现象。我在搜集完有关十一期间的中国新闻后,发现1988927日至103日之间,一则中国新闻都没有;甚至到了107日,才有一则篇幅短小的新闻:有关邓小平对方励之的评论,而且还是来自香港的消息。而1989年十一期间,新闻量明显增加,更有长篇大论的评论鸿文;再回头看1987年,新闻也不在少数;可是为何偏偏在1988年的时候,却一篇报道或消息也没有呢?我只好以“零度建构”来自圆其说。在政治气候异常高压的时期,由于刻意的新闻封锁或消息管制,以致一直很依赖官方消息的海外华文媒体如南洋商报等,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得刊登任何中国新闻,即使到了一年一度的十一国庆,一反常态地“零报道”??墒茄芯空飧隽惚ǖ狼昂蟮牧礁瞿攴?,却可以发觉国内形势的微妙变化,也因为1989年发生了六四事件,当年的国庆报道不仅有官方的场面新闻,也有由学者撰写的国内形势分析评论。从这些评论和新闻的侧面来推敲,可以反证1988年为何在国庆报道上的“零报道”,也可以嗅到1989年即将发生的大事件。这就是“零度建构”的概括面貌,一个仍然十分新鲜和尚未成熟的理论。

可惜的是,我这个引以为豪的研究结果,却在抵达大学和教授讨论论文时,被迫腰斩。为什么呢?政治敏感。我的论文内举了“赵紫阳”为例,这是其一;其二,1989年是个特别敏感的年份,经过教授的仔细思量后,他把手一指,嘱咐我必须把研究时段从1989年延后至1992年,就这样我的取样范围再度缩减至1992-2000年,短短不过九年的时间,怎么看都不十分完善。当然,论文的部分也删减了一章,把中国国家形象的特殊建构:“零度建构”这一章节完全删去,再于“双重形塑”这章节内补充内容,现在想起来,还真有点“打肿脸皮充胖子”的意味。

指导教授巢乃鹏教授的肯定,对我是一大宽慰,我也相信自己的研究成果有一定的价值,但是在没有考量到当下中国政治的气候和学术环境的限制下,敢敢地勇闯禁区,结果牺牲了一条臂膀,正如烈士断臂,慷慨就义, 不可不谓是自作自受。无论如何,今生无悔,我不后悔曾经作出这样的选择,也很庆幸能够及时修改好论文提呈答辩,只是可惜在众答辩导师手中的论文,不是我写得最精彩的那个版本,确是遗憾。

以上种种,略谈及自己写作论文的考量和经过,以资纪念。

 

2018.6.2

[ 點閱次數:7500 ]

剧场交流会侧记(原稿)  ◎  天洋
杂文拉杂 2018-04-02 23:17:44
Bookmark and Share
今早参加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会议?;嵋槭怯蒅AFiM (大马电影工作者联合会)主办,旨在了解艺术创意产业的发展情况和业界所遭遇的困境,并听取业者的改善建议和任何意见。这项活动主办三天(20至22日),今天第三天进入戏剧和音乐剧组别的讨论。

我和我代表的剧坊“心向太阳剧坊”,共有两人出席,另一人是剧坊主席国明。我们是收到吉隆坡表演艺术中心导演颜永祯转发的讯息,知道有这场交流会,并看到上面有注明500万拨款总额,因此决定出席一探究竟。

会议还没开始前我就对出席者的身份很感兴趣,特别是来自中文剧场的代表。我认识的Toccato Studio 创办人黄楚原,还有刚认识的两位大马乐团负责人,之前见过的人人人鼓剧场的代表,还有一位也是剧场活跃份子的大个子。我只能用“负责人”“代表”“活跃分子”来概括他们,真抱歉,因为时间上未许可进一步连名带姓认识他们,只好如此说明。我在好奇好些中文剧场的其他中流砥柱如孙春美老师和吴友凭“老爸”,以及国家艺术学院戏剧系主任黄爱明博士等人,怎么没有出现在现场。其他剧团的负责人如平台计划罗国文,NOW剧场邓壹龄,TEAM的叶国文、邓宇雯等等,是否有收到相同的通知,我也感到好奇。

一方面是想知道中文剧场对这一类官方/半官方的场合的参与度,一方面是想了解此项活动是否半公开的闭门会议,可是由出席者来自国内主要是雪隆一带的表演艺术团体而又有邀请名单来看,这似乎是一项邀请性质的官方活动。

会议参与者都踊跃发言,也道出了剧场工作者和表演艺术家面对的种种问题,如拨款、牌照、捐款免税、外国艺人入境手续、马来传统戏剧的发展、戏剧划入学??纬?、制定艺术产业发展大蓝图、表演艺术场馆的经营等等。但是有点奇怪的是,与会者对GAFiM在此次会议的角色表示怀疑,怎么会由一个电影业界的团体来主导这次的交流会。经过该协会主席拿督马烈的解释,我大概可以了解,原来这是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倡议的一项活动,是要了解所有艺术创意工作者的困境并提供援助。因为阿末扎?;嶂鞒趾统鱿疓AFiM的每次会议,所以今天在交流会上反映的事项,可以通过该协会一次过传达给副首相。

在大选即将降临之际,大家不免有众多揣测。尽管主办者极力澄清这与政治无关,但还是免不了一些怀疑的言论。甚至有者大吐苦水,反映圈内不为所知的内幕,乃至直呼要换掉部长。

最后,会议触及另一个政府机构Cendana(文化经济发展机构)的角色与这一次会议的实际功能,质疑为何有了前者还需要后者。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推介首相署下的机构Cendana时,宣布拨款2千万,之后又追加拨了2千万;这4千万目前下落如何大家都很想知道。当然,有人分享申请到拨款的经验,但只是特殊的个案,看来并没有很多团体获得拨款,特别是戏剧团体。有人感叹戏剧已经被边缘化了,有人嗔说这是领导层的问题,于是就有换部长的怨言。也有人重提“国家文化委员会”的角色,希望当局能够重新设立该委员会。有者则提出成立一个戏剧发展基金,以及注重提供奖学金给修读戏剧系的学生。关于后者,中文剧场已经有了“继程戏剧文化基金会”提供奖学金两份给戏剧系学生,而且也有了受惠者。这一步显然中文剧场走得比其他人快,而把戏剧列入学校的课程,也曾经是中文剧场努力的方向,后继无力,只因时机和人手的不足拖累了脚步。

尽管我很赞同其中一个说法:艺术及创意工作者并非乞丐,相反的我们希望得到尊重,以及让人看到我们的作品和心血结晶。然而,戏剧这条路确实不好走,成为剧团后我们都需要应付日常行政开销支出,演出时更加需要一笔费用,更别说有机会出国参加演出和交流,一笔一笔都是免不了的金钱,这,要如何应付呢?申请政府的拨款是最理所当然的方法,其次是找赞助商,只有很少之又少的个案能够自给自足,如果有盈余那更是万绿丛中一点红了。撇开团体,就个人而言,如果一个艺术创意工作者能够固定地获得生活津贴和交通补贴,他的艺术成就或将可以在安稳的环境里更上层楼。既然如此,如何公平分配拨款,申请程序的简化,申请结果的公开,也应该是政府特别是文化部应该做到的。

另外,不能因为资讯流通的不平等,而杜绝了其他戏剧团体获取拨款的机会,以及向有关部门反映心声的权利。在这个资讯爆炸的时代,我们没有任何理由闭门造车,自绝于任何与他人交流的场合,更加应该在团结整个业界的前提下,多多发声,时时提点,让有关当局知道和了解这个行业真正身处其中的切身体验。

问题是一箩箩,解决办法就是聆听和行动。当局必需给我们看到执行的决心,才能在下次再有类似的交流会时,能够吸引更多人参与,能够继续推动改革,减少繁文缛节,从大家的分享中彼此获益,而最终得益的必然是国家的文化艺术产业,乃至整个国家的形象和声誉。

写于3月22日

本文也刊登于《星洲日报》3月27日“言路版”,有删节。
星洲网 /娱乐/ 孙天洋~剧场交流会有感

[ 點閱次數:16778 ]

诗的韵律与意象  ◎  天洋
杂文拉杂, 诗就是诗 2017-06-09 13:58:35
Bookmark and Share

韵律,语言的节奏:《如歌的行板》

如歌的行板

温柔之必要
肯定之必要
一点点酒和木樨花之必要
正正经经看一名女子走过之必要
君非海明威此一起码认识之必要
欧战,雨,加农炮,天气与红十字会之必要
散步之必要
溜狗之必要
薄荷茶之必要
每晚七点钟自证券交易所彼端
草一般飘起来的谣言之必要。旋转玻璃门
之必要。盘尼西林之必要。暗杀之必要。晚报之必要
穿法兰绒长裤之必要。马票之必要
姑母继承遗产之必要
阳台、海、微笑之必要
懒洋洋之必要

而既被目为一条河总得继续流下去
世界老这样总这样:——
观音在远远的山上
罂粟在罂粟的田里

作者 / 痖弦
选自 / 《痖弦诗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学提琴的朋友说,行板是徐缓行进的音乐节奏。音节是风吹起的细小水波,长音汇成浪花一朵,促音拍打礁石归于海面。

这首看着就像涌动的浪花呀。第一朵长音终止于需要换气读下去的天气与红十字会之必要,之后的促音短句,领起每晚七点钟后长长一串,那是第二朵浪花。

如果将诗定义为函数,参数少不了节奏和意象。由古汉语更常用的连接起必要,句子间以切分音节奏,带出古典连绵的韵律。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诗人用文字巧妙表达感受,厉害的诗人懂得让文字唱歌。

这些陈列的意象与日常,是一个人真实的一天,或许是老而无所事事时过往生活的闪现。陈列两次抓起情绪,都在长句子里:区别于散步、遛狗等慢节奏日常,欧战、加农炮、暗杀……”作为对比, 像让人屏气凝神的悬疑电影。到懒洋洋之必要,整首诗伸了个懒腰,情绪被轻轻放下??招凶魑葜狗峁┦婵谄幕?。

停一拍后进入第二章节。浪花汇于深蓝的河流,必要都不见了。观音罂粟作为对立的意象巧妙又剔透:

作为一条河您得继续流下去呀,世界老这样,存在本身稳定而又安宁。无论善恶、美丑、正义邪恶,好诗长短句……

荐诗 / 黄路兔
2016/11/29

附录:

如歌的行板

作者: 席慕蓉

一定有些什么
是我所不能了解的

不然 草木怎么都会
循序生长
而侯鸟都能飞回故乡

一定有些什么
是我所无能无力的

不然 日与夜怎么交替得
那样快 所有的时刻
都已错过 忧伤蚀我心怀

一定有些什么 在叶落之后
是我所必须放弃的

是十六岁时的那本日记
还是 我藏了一生的

那些美丽的如山百合般的
秘密

画面,语言的意象

1)物与物的因果关系:《断章》卞之琳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汇评〕

它是以两组具体物象构成的图景中主客位置的调换,隐藏了诗人关于人生、事物、社会等存在的相对关联关系的普遍性哲学的思考。在诗人看来,一切事物都不是孤立的存在,而是与其它事物相对关联而存在的。事物相对关联与运动的变化是永恒的规律。 (孙玉石《中国现代主义诗潮史论》)

〔赏析〕

《断章》写于193510月,原为诗人一首长诗中的片段,后将其独立成章,因此标题名之为《断章》。这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文字简短、然而意蕴丰富而又朦胧的著名短诗。

李健吾先生曾经认为,这首诗“寓有无限的悲哀,着重在‘装饰'两个字”,而诗人自己则明确指出“我的意思也是著重在‘相对'上”。对于自己和诗人的分歧,李健吾先生又说:“我的解释并不妨害我首肯作者的自白。作者的自白也并不妨害我的解释。与其看做冲突,不如说做有相成之美” (李健吾《答〈鱼目集〉作者》)。实际上,无论是诗人所自陈的“相对”,还是李健吾所指出的互相“装饰”,都是对于“确定性”的消解。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这里的“你”,无疑是在从确定的主体视角观看“风景”,有着一定的“确定性”或“主体性”;而在“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这一诗句中,“明月”在“向你”或“为你”而存在,这里的“你”,无疑亦有着明确的“确定性”或“主体性”。很显然,该诗两节中的首句,都显示出某种确定性的“喜悦”。而每节中的第二句,却又是对“确定性”的消解。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你装饰了别人的梦”,“你”在首句所获得的“确定性”与“主体性”,却又被这两个诗句所“相对化”与“客体化”,“确定性”的“喜悦”演变为“相对性”的“悲哀”。如此种种,却又落入了“诗人”的“观看”之中,诗作以“你”这样的第二人称写成,又使前面的一切落入了另一重的“相对”。从这首诗中,我们无疑能够领略到悲哀、感伤、飘忽、空寂与凄清的复杂情绪。但另一方面,如果我们能从这首诗中领悟到宇宙万物包括现实人生息息相关、互为依存的哲理性思考,却又能够获得某种人生的欣慰……。短短的四行诗句,给了我们相当丰富的感受与启示!

在艺术上,这首诗所表现的主要是抽象而又复杂的观念与意绪,但是诗人并未进行直接的陈述与抒情,而是通过客观形象和意象的呈现,将诗意间接地加以表现。诗作有着突出的画面感与空间感,意境深邃悠远,又有着西方诗歌的暗示性,使得诗歌含蓄深沉,颇具情调。 (南京师范大学何言宏)

《断章》的主旨曾引起歧义的理解。刘西渭开始解释这首诗,着重“装饰”的意思,认为表现了一种人生的悲哀。诗人卞之琳自己撰文回答不是这样。他说:“'装饰'的意思我不甚着重,正如在《断章》里的那一句'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我的意思也是著重在'相对'上?!笨蠢?,诗的“言外之旨”是不能*字面上一两句话完全捕捉到的。它的深层内涵往往隐藏在意象和文字的背后。诚然如作者说明的那样,表达形而上层面上“相对”的哲学观念,是这首《断章》的主旨。

这首短短的四行小诗,所以会在读者中产生经久不衰的艺术魅力,至今仍给人一种很强的美感,首先是因为诗人避去了抽象的说明,而创造了象征性的美的画面?;娴淖匀幻烙胝芾淼纳铄涿来锏搅怂榻蝗诎愕暮托惩骋?。诗分两段独立的图景并列地展示或暗喻诗人的思想。第一幅是完整的图画:“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你”是画面的主体人物,画的中心视点。围绕他,有桥、有风景、有楼上看风景的人。作者把这些看来零乱的人和物,巧妙地组织在一个框架中,构成了一幅水墨丹青小品或构图匀称的风物素描。这幅画没有明丽的颜色,画面却配置得错落有致,透明清晰。当你被这单纯朴素的画面所吸引时,你不会忘记去追寻这图画背后的象征意义,这时才惊讶地发现作者怎样巧妙地传达了他的哲学沉思:这宇宙与人生中,一切事物都是“相对”的,而一切事物又是互为关联的。是啊,当“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的时候,“你”理所当然的是看风景的主体,那些美丽的“风景”则是被看的“客体”;到了第二行诗里,就在同一个时间与空间里,人物与景物依旧,而他们的感知地位却发生了变化。同一时间里,另一个在楼上“看风景人”已经变成了“看”的主体,而“你”这个原是看风景的人物此时又变成被看的风景了,主体同时又变成了客体。为了强化这一哲学思想,诗人紧接着又推出第二节诗,这是现实与想象图景的结合:“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闭馐腔?,但已不再是一个构架里,但就大的时间与空间还是一样的。两句诗里的“装饰”,只是诗歌的一种独特的修辞法,如果写成“照进”,“进入”,就不成为诗的句子了。也许是看风景归来的人,或许径是无关的另外的人,总之这“你”可以是“他”,也可以换成“我”,这些不关重要。重要的仍是主客位置的互换所表现的相对性。第一句诗,“你”是这幅“窗边月色”图中的主体,照进窗子的“明月”是客体,殊不知就在此时此夜,你已进入哪一位朋友的好梦之中,成为他梦中的“装饰”了。那个梦见你的“别人”已成为主体,而变为梦中人的“你”,又扮起客体的角色了。诗人在隽永的图画里,传达了他智性思考所获得的人生哲理,即超越诗人情感的诗的经验:在宇宙乃至整个人生历程中,一切都能是相对的,又都是互相关联的。在感情的结合中,一刹那未尝不可以是千古;在玄学的领域里,如诗人布莱克(W·Blake)讲的“一粒砂石一个世界”,在人生与道德的领域中,生与死、喜与悲、善与恶、美与丑……等等,都不是绝对的孤立的存在,而是相对的、互相关联的。诗人想说,人洞察了这番道理,也就不会被一些世俗的观念所束缚,斤斤计较于是非有无,一时的得失哀乐,而应透悟人生与世界,获得自由与超越。……

(孙玉石文,见《中国现代诗导读)

 

2)物与物的对比关系:《一代人》顾城

一代人

顾 城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选自《星星》1980年第3期

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
——鲁迅《呐喊》

黑色,是一种绝望和恐怖的色彩,但是顾城将黑色赋予了寻找光明的颜色,黑色顿时变得鲜亮起来。
这是一种对比,一种对称,一种对立和统一。
这首诗放在进近代中国历史,尤其有特别的意义。
面对时局,有鲁迅说的那种黑色,密不透风的大铁屋子的苦闷,鲁迅看来,在屋子里面的人迟早在睡梦中闷死,鲁迅要做的就是打破,显出战士一般的勇气,是暴烈的行为,但是连鲁迅也觉得,大多数人是无用的,是要被闷死的,是一种绝望的呐喊。

顾城却是另外一种,温柔的,充满人文精神的探索,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勇士。
这种用黑色做眼睛,用黑色寻找光明的行为,多少折射出一种暖意和温柔。其力量更渗透人心,更有给每一个人希望的感觉。
这是我觉得当代中国最好的诗歌之一。
最棒的是,这首诗只有两句,而这两句的力量却让我感到如此的震撼。

作者:罗登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317670/answer/14750613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顾城是1956年出身的人,自小便有非常突出的才华,当然这个可能跟他的抑郁症也有关系
在他十岁到二十岁之间,刚好是中国的文革,对于顾城这样有些纯洁得不太现实的人,更与整个文革的背景产生巨大的矛盾,而一个抑郁症者的思维,以及顾城朦胧派诗歌代表人物,他们对世界的认知是直觉。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认为,现代诗才是艺术,律诗重形式,差距很大。

在这样的背景与个人的冲击下,顾城有许多关于时代背景的诗,摘抄几首:
《小巷》
小巷
又弯又长
没有门
没有窗
我拿把旧钥匙
敲着厚厚的墙

《山影》
山影里
现出远古的武士
挽着骏马
路在周围消失
他变成了浮雕
变成纷纭的故事
今天像恶魔
明天又是天使

《感觉》
天是灰色的
路是灰色的
楼是灰色的
雨是灰色的
在一片死灰中
走过两个孩子
一个鲜红
一个淡绿

《案件》
黑夜
象一群又一群
蒙面人
悄悄走近
然后走开
我失去了梦
口袋里只剩下最小的分币
"我被劫了"
我对太阳说
太阳去追赶黑夜
又被另一群黑夜
所追赶



(作者:邓文博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317670/answer/1475019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3)物与物的联结关系:余光中“星空,非常希腊”

《重上大度山》 余光中

姑且步黑暗的龙脊而下
用触觉透视
也可以走完这一列中世纪
小叶和聪聪
拨开你长睫上重重的夜
就发现神话很守时
星空,非常希腊

小叶在左,聪聪在右
想此行多不寂寞
灿亮的古典在上,张着洪荒
类此的森严不属于诗人,属于先知
看诺,何以星殒如此,夜尚未央
何以星殒如此

明日太阳照例要升起
以六十哩时速我照例要贯穿
要贯穿纵贯线,那些隧道
那些成串的绝望
而那一块陨石上你们将并坐
向摊开的奥德赛,嗅爱情海

十月的贸易风中,有海藻醒来
风自左至,让我行你右
看天狼出没
在谁的发

很久以前听过诗人余光中有一句传颂一时的名诗句「今天的天空很希腊」,觉得这句诗有意思,日子久了就忘了这件事.多年后在美国偶尔会听到同事说「It is Greek to me」(对我来说这件事很希腊),大慨是时间相隔很久,从未联想到余光中的诗句,最近照例在网路上「静录古今事」,碰巧在《YAHOO!奇摩知识+》网页看到有人问「余光中的翻译今天的天空很「希腊」,什么意思」,才引起我的好奇,于是到处查查有关的资讯.

我没有找到含有「今天的天空很希腊」的诗,但是找到一首余光中的诗《重上大度山》里有「星空,非常希腊」的诗句,看来「今天的天空很希腊」是误传,原来这么多年来我也是人云亦云,真是惭愧.我同时找到一篇题为《余光中的生平》的文章,作者提到余光中解释那句诗的来源时说「他在教授学生希腊神话,又于夜间偶观星象时灵思所得」.

美国俚语的「希腊」出自莎士比亚的剧作《凯撒大帝》,第一幕第二景里凯斯卡(Casca)有一句台词:「...those that understood him smiled at one another and shook their heads; but , for mine own part, it was Greek to me...」最后那一句就是「对我来说这件事很希腊」.

余光中是台大外文系的,当然读过莎士比亚,我还读过他的一篇文章《梁翁传莎翁》介绍梁实秋译述的《莎士比亚戏剧全集》,知道他对莎士比亚很有研究.那么为什么他在解说「星空,非常希腊」时没有提到莎士比亚呢?我不太可能当面去问余光中,只有自己猜测一番.据我所知自莎士比亚写下那句台词后,英文里的「Greek」如果当形容词用时是拿来「幽默」的一语带过自己对某些难以理解事情的无知,余光中要表达是一个一般言词无法描述或包含的境界,所以这两个「希腊」的用法虽然类似但是意义不同,我猜想余光中可能从莎士比亚那里得到灵感,从而将之发扬光大

——吳怡仁

[ 點閱次數:66857 ]

黑鞋vs白鞋  ◎  天洋
杂文拉杂, 朋友 2014-10-10 03:34:03
Bookmark and Share

 

我在母校升上中六一年班时,学校的规定是中六生必须穿黑色皮鞋或布鞋,以跟其他穿白鞋的学生区别。

母校中华,是吉隆坡著名的独立中学,自从采取中英文双轨制教学后,更于1992、93年间开办应考STPM(政府高级教育文凭)的中六班,一年班Lower Six必须同时应付高三统考,当时的同学们都戏称,必须是要有钢铁般的意志,才会如此折磨自己。

我刚开始穿黑鞋的日子是很享受的。到了二年班Upper Six,我们的上课时间比较迟也比较少,几个相熟的同学三三两两伙同到食堂大开食戒,没有下课时间和众多学生推推挤挤的困扰不便,我们一伙儿大块朵颐、兴高采烈得口沫横飞,食堂空旷的长桌椅座位处只有我们这几个脚着黑鞋的中六生在高谈阔论,我们的世界很小又很大,聊天内容东南西北无所不包,动情之时随而忘我狂笑,仿佛一切唯我独尊、别无他人。

黑鞋穿久便坏了,那时的我不想浪费时间金钱,于是用以前穿过的白鞋,涂染上黑色颜料使之变成黑鞋。处时还能蒙骗过关,后来鞋子渐渐脱色成半黑不白,眼尖的老师从三尺外便能发觉,曾经被训导老师警告,我仍然死性不改,依然故我。

有一天清晨,如常起身,当时为了应付考试节省来回学校的时间,我寄居在校外刘老师的家中,天色已蒙蒙亮,我匆匆抄起书包就急急下楼出门,因为时间不等人,我心中暗自祈祷自己万勿迟到,随即迈开步伐,走向校门。

远远望去,校门口排列着一条人龙见首不见尾,行近一看;训导主任颜老师双手抱胸,如一尊门神栋立在学校门前的铁栅门旁,不允许任何人进入校内。我上前向一旁的同学问发生何事,他们众说纷纭,最后我只梳理出一条结论:主任奉命检查学生的校鞋,有不合格者一概不能进入校园内上课。学生为了支持同学也跟着守在外头,结果接近上课敲钟时间,校园内空荡无人,校外的路边却人声沸沸;我四周一看,排队的人龙越来越长,学生们似乎没有妥协的余地,主任也守住门口不放行,双方闹僵了。

这时,我才见到,陈校长和副校长在学校行政楼一楼看台上,正在密切关注校门口的状况,他一如既往的背负着两手,和副校长站位有点距离,两人并不多话,局势紧张,随时一触即发。恰是此时,我豪气陡生,心里突有所感,当下心生一计,不管三七二十一,踏步上前直陈颜主任:让我去见见校长,就只我一人。我忘记了当时主任怎样回答,甚至自己如何越过第一道关卡也是记忆模糊,但是当时的心情澎湃直到如今仍然清晰无比,走在前往行政楼的砖道上,我的心里也是忐忑不安的。

到了看台上,我报上自己的身份,校长认得我。我抓紧时间向他陈情,希望他下令放学生进来。陈校长没有说什么,他听着我的稚嫩言词,望向校门口的眼神眉头紧锁,最后仿佛被一句话打动了,思量再三,他终于点点头,说了半句:“让他们进来再说”。

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也没有探听,隐约觉得和我们这一班穿黑鞋的有点关系,所以当时,我就豁出去了,奋不顾身像个英雄似的,虽然此后数天,我还是穿着那双褪色黑鞋,在行政楼办公室大摇大摆走来走去,干班长的活儿。我想,像我们这般的童鞋,大概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吧。若要拿来和 香港占中的学生相比,那些年的我,实在是温室里的花花草草罢了。

哦对了,我说了一句关键的话,就是“再这样对峙下去,恐怕记者来了拍照”,让老校长终于下了决定。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

2014.10.10

 

[ 點閱次數:16583 ]

走路  ◎  天洋
杂文拉杂 2014-09-26 23:57:09
Bookmark and Share

我发觉,静止的姿势很难受。躺着尤其如此。坐着时,总觉得手脚不知要怎么摆。躺着时,一会儿觉得头很重,一会儿觉得颈很热;翻过来,左手被压着心跳很大声,翻过去,右手在腰间上下滑落呼吸总是不顺畅。

小时候睡在妈妈身边,习惯用脚掌伸入妈妈柔软的身体和床褥间缝不停来回摩挲,慢慢入睡。长大后,妈妈的身体换成了柔软的抱枕,一样的习惯性擦脚入睡。那时还会做梦。睡醒时都是精神饱满的。渐渐的,身体一旦静止下来就会感到有部分细胞蠢蠢欲动,心理活动远远比感觉器官纤细敏感得多,脑细胞不知怎的总是发出指令:喂,那边,动一动;这边,摇一??;喂,左边,抓一抓;右边,捏一捏。尽管身体很累,总是无法入眠。勉强睡去,睡梦中也感觉有东西在动。

所以我喜欢走路。走路是最自然轻松的运动,是我最能够放松的姿势。从中学开始我就喜欢走路。我相信走路已经成了我的本能强项。有阵子眼睛干涩酸疼,经常闭着眼睛走路,曾经闭眼走了二十来步,不时交换闭上左右眼,不过这个城市不适合视障者,我是体验到了这点。晚上夜凉如水,最适合走路。我的住宅区多华人,华人喜欢养狗,路过养狗人家门前,狗儿总是群起狂吠,这是最恼人的地方,有时心里会打着坏主意,第二天早上就丢一把毒包子喂狗,看它中毒死翘翘后还吠不吠?;狗筒环??吠不吠?嘿,当然这只是自己安慰自己的幻想,现实往往是:我安静的缓缓前行,离开身后的一片吵杂狗吠声,仿佛在寂静的夜晚煮沸了清冷的空气。我继续信步前行,往西北方向,沿着巴士行驶的路线,路过了华人住宅区,就会进入平静安宁的另一个世界。这里是Taman Jaya,屋子大部分属于马来公务员,马来人住的地区,绝少遇上癫狗乱吠。他们喜欢养猫甚于养狗,整条街道狗迹罕至,你也不会不小心踩中一坨狗屎。我喜欢在夜晚走在这样的街道上,抬头看见回教堂旁边高高耸立的扩音器挂楼,偶尔时间如果对上,或会听到扩音器传出呼召祈祷声和诵经声,有一次清晨回家途中抄捷径经过,还看到身前身后头戴宋谷脚踩拖鞋的穆斯林趁着天蒙蒙光,步行到回教堂晨祷。那一幕我脑中浮现的是雅思敏电影Gubra里的场景。我就喜欢这样走着走着。晚饭后在住家花园附近的小路穿街过巷,我家附近有两间国民小学。经常路过看见夜里静谧祥和的校园和高耸壮观的课室建筑的,是美达花园二小。如果走远一点到美达西路尽头,可以到另外两间学校,敦拉萨镇国中和国小。我喜欢国中有一条长长的有盖走廊夜里亮着灯,感觉就像音乐电影里的场景,浪漫又带点迷离忧伤的调子??上抑荒苡靡桓鋈饲謇涞慕挪缴孟炷且欢纬こぷ呃?。

我走啊走的,曾经在凌晨,一个人从市中心武吉免登金三角区沿着武吉免登路经过敦拉萨路转入蕉赖路,顶着星光回家。一路上,遐想连连:古时候的蕉赖路是什么光景?想像未发展前的蕉赖路一带,如今为什么会起了个这样那样的名字。蕉赖路是承接富都路而来,从半山芭延伸出都市,始于富都警察局前的十字路口,然后开始了蕉赖一条石、二条石、三条石、三条半石、五条石、六条石等等。于是有蕉赖六哩村、九哩村、十一哩村。于是我不禁想,为什么没有三哩村、五哩村呢?这一定跟当年英殖民政府建立华人新村的规划有关。然后我浮想联翩,开始幻想自己就是当年到市区工作办事的新村村民,正在宵禁前返回村口途中。从当时还是一半城市、一半山芭的半山芭地区,沿着蕉赖路想像,必须是旧路,这个思维很重要。过了十字路口,两旁是店铺,我妈妈娘家的祖屋就在圣公会教堂后方,屋前是一个Caltex添油站,那时有这样的一间屋子应该家境不错,妈妈娘家是大户人家,所以当时可以住在那儿算是相当靠近市区的地方。沿路两旁商店的后方应该都是木屋,如今右边是工程部的仓库宿舍,不远处的木屋已经夷平建起钢骨水泥组屋和商业中心,曾经一度的ue3马中商场现在是Viva Home商场。如果跟着现在的蕉赖大路走,过了蕉赖警区总部和马鲁里花园的Jusco就到了富都乌鲁路,也称旧富都路的交界处,这条路可以通向安邦地区,旧蕉赖路就通往金鱼村,但是现在大路和陆佑路会合,直直浩浩荡荡开到斯嘉镇利双广场,那里已经过了蕉赖五条石了??赡抢镆膊皇墙独盗跏?,因为蕉赖六哩村在另一个方向。它躲在五条石交通圈旁友力花园的后面,往安邦太子园去的途中。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呢?这种城市的街道地名和发展轨迹息息相关,着实耐人寻味。我展开想像的翅膀,走路的同时也任想像力展翅高飞,冲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随意揣测,凭空猜想,那些年到如今事态状名的沿革演变。首先想到一条河。河是生命之水,从市区流出来的河,来到蕉赖二条石的地方,生产新鲜河鱼,于是人们把那地方叫唤为“金鱼村”,河里有了渔产,陆上就有动物,动物会生病传染瘟疫,于是兽医成为必须,我走到蕉赖第一花园之前,发现一间相当具规模的政府兽医院,于是有了上述联想。兽医院位于蕉赖三哩交通圈,如今成了多层次立体交叉桥,从这里分出三条路:一条大路是陆佑路汇进蕉赖路南下贯穿蕉赖心脏地区;一条小路左拐穿过基督教坟场可以抵达安邦;另一条向西通往敦拉萨镇,两旁名校书院林立,陆续又建了脚车场、足球场、市政厅游泳池、训练中心、国际青年中心、国大医院。这是一条政治文教汇聚的道路。我的想像力如放出去的风筝,不断连着原有的线索攀爬而上,那一条可通往安邦的小路就接去蕉赖六哩村,想是旧时大路没完成,人们就是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一路南下,以离开市区多远的哩数为根据,蕉赖六哩村因此得名。而这条路转一个弯又在友力花园前面的交通圈冒出头来,想到这里,我的脚步不知不觉已经快走到我家住宅区了。爸妈说70年代初期那里周围还是一大片树胶林,人烟稀少,美达花园是蕉赖继友力花园后少数几个早期新开发的住宅区,历史相当悠久,当时的露天巴刹是附近仅有的华人巴刹,很多友力花园居民都会跑过来我们花园巴刹买菜,直到后来友力花园的有盖室内干巴刹建竣后,各地的霸级市场相继抢滩,人口于是有了更多选择。

 

我这样想啊想的,走啊走的,毫无困难的便走回到家门,而天色不久就要破晓。边走路边想东西,是我的爱好,也成了习惯。不晓得是否脑细胞分泌的化学物质过剩,导致思虑过度,所以总是不能停止思考,身体也总是不能安静下来,所以走路成了我的生活常态,更是我的心情调剂品。惊喜的是,走在城市街道上,偶尔抬头,还可以看见天际有星星在眨眼,虽然不多,足以抚慰枯萎多时的心灵矣。

(图片取自网络搜索google)

[ 點閱次數:11046 ]

頁數 : 1 2 3 4 5 6 7 >>

润章砚台

与文字为舞的作者,靠文字吃饭的伙伴,看文字入睡的病患。

POET TO BE SELL

您目前是訪客身份。
請用以下一項機制登入或註冊:

搜尋

7月 2018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XML Feeds

誰在線上?

  • 訪客: 134
本網部落格系統由「有人出版社」基於  系統建製。本網頁面設計由「有人出版社」完成。

有人出版社于2003年成立于馬來西亞吉隆坡﹐由一班年輕的中文寫作者組成﹐目前以業余方式刻苦經營。其成員背景多元﹐來自廣告﹑資訊工藝﹑新聞媒體﹑出版﹑音樂﹑電影甚至投資界。有人虛實並行﹐除了經營網上"有人部落"﹐也專注藝文書籍的出版和製作。

  • 定格——西部网图片频道 2018-08-03
  • 39| 308| 506| 140| 517| 188| 527| 145| 84| 25|